Skip to content

371

June 20, 2013

昨晚朋友买了一袋梨,我问何故,她说不是空气不好嘛,多吃点梨润润肺,明天出门戴口罩吧。
我说有那么严重嘛,好像污染指数还没到两百吧。广州曾经也有超过200的时候,咳,还是活过来了。
但今天我真的觉得很严重了,我在家里看外面,终日是薄雾冥冥,楼树潜形。喉咙觉得有点痒,就像农村里生火做饭冒出那种炊烟呛的那种感觉。
我不愿意开冷气,一方面我不觉得热,另一方面其实冷气也隔绝不了空气中的微小污染物。
于是我戴上口罩,像个感冒病人一样。然后实在忍不住去查了PSI。居然是超300!
我不是很了解这个PSI是测算什么污染物,因为最近中国人更关心的不是这个数值,而是PM2.5.
平心而论,这个超三百的数值,还没有广州那个逼近200的数值更令我恐慌。因为我至少知道这个371是临时的燃烧造成的,而广州那个逼近200指数的雾霾,是汽车等工业污染造成的,其中的PM2.5含量无人知晓。

印尼的一个官员批评新加坡“像个小孩一样大惊小怪“。我觉得很有意思。空气大家都在呼吸,印尼人自己也难受,但他们在忍耐,因为在他们的立场,没有比烧芭更好的方法。为了自己的利益,忍一阵子就算了。在新加坡的立场,你们国家烧芭,让我们一起受罪,那肯定得哼哼两声。印尼又指责是新加坡的公司在干这事,想把责任踢走。说到尾,还是利益嘛。假如印尼人有好门路挣钱,他们也不愿意烧芭开荒种棕榈吧。

其实我有一点点同情这位印尼官员,估计他也是被这个问题折磨的头疼,才忍不住丢出一句这样的话。解决的办法不是政府下令禁止烧山,而是发达国家要意识到,自己的舒适生活,是建立在什么样的经济模式之上的。假如全新加坡的空调温度能控制在25度以上,我估计就能省下不少生物燃料了。

新国志

新明日报/林凤英     2013-6-20
新明日报Facebook

321,历史新高,触目惊心。

我不知道在PSI 321时走在路上会是什么感觉,但昨晚当我从办公室回家时,PSI 190我就受不了,带上的薄薄口罩没管用,喉咙开始发痒,头有点痛。

回到家后,关上门窗开了冷气,看着电视荧幕上的PSI指数慢慢增加,到11时竟然高达321。

电视荧幕上说,这是“危险水平”。

屋里酷热,外面烟雾,不知道没有冷气的人家,如何度过漫漫长夜。

彻夜难眠的应该还有我们的环境水源部长维文,他在昨晚11时半开记者会,表示政府将会投入更多努力,解决这“史无前例”的烟霾问题。

问题的根源不在我们这边,坦白说要解决谈何容易。印尼的部长昨天把问题丢给我们,说是新加坡的投资公司,在他们的棕油园烧芭,但这些在新加坡的上市公司完全否认。

View original post 9 more word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