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Bracelet tutorial for the new year: Feliz!

I was so happy to understand “Feliz Navidad!” in the song in the supermarket yesterday.

I just know very few Spanish phrases and I never expect I would use it in Singapore.

Learn something. No one knows when it is useful!

Let’s see the bracelet tutorial I made for the new year.

You might need to check the basic knot tutorial: Double Coin Knot and Snake Knot.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Feliz Navidad y feliz año nuevo!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01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02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03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04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05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06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07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08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09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10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11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12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13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14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15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16 nEO_IMG_feliz-bracelet tutorial_页面_17

 

偶游虎豹别墅 Haw Par Villa

6月份的时候,一个周末无事想要出去走走,本想去走南部山脊,在地铁里看到Haw Par Villa这个站,想起网上曾经看过的评论,于是拉着程先生去了。

我记得那个评论是:Haw Par Villa is the most frightening theme park in the world.

我们俩抱着猎奇的心态去的,倒是有趣。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恐怖”的主题公园,居然让我久久不能忘记。我总觉得,这公园里呈现出来的,有一种信息能够告诉我们,华人心底最深处的思维方式。

Entrance of Haw Par Villa

Entrance of Haw Par Villa

程先生开始还担心不认识路,结果我们一出地铁站就看到不远处是这巨大无比的彩色山丘。

门面做得超级大气。曾经,这里也是风光一时的主题公园,很多新加坡人小时候都来过。现在是旅游局接管了,免费开放。

Gate of Haw Par Villa

Gate of Haw Par Villa

我从字面上理解,一直以为虎豹别墅是看动物的……原来是著名的虎标万金油的两兄弟以前的别墅。

大哥胡文虎,弟弟胡文豹。园内经常可见虎和豹的形象,而且都是成对出现。兄弟俩感情相当好啊。

Cute tiger selling Tiger Balm

Cute tiger selling Tiger Balm

以前虎豹别墅也俗称万金油花园,香港也有一个。现在看得出,很多园内雕塑已经缺乏保养,可怜的老虎小妹,头上都长青苔了。

有些工作人员正在整修部分雕塑,不过感觉热带的太阳和暴雨,对雕塑的破坏速度是不是会比修复的速度更快些。

Tiger Car

Tiger Car

想当年,虎标万金油畅销海内外,开着这个虎头车在街上该有多拉风!

Another gate in Chinese style

Another gate in Chinese style

毕竟是大商家,园内不少东西,相当气派的。虽说这些水泥牌楼,比起石头做的来说略显粗糙,整个形制却又中西合璧,挺有意思。现在的虎豹别墅,其实已经没有别墅了,因为战争的时候炸掉了。而弟弟胡文豹又在战乱中去世。哥哥甚是伤心,不愿在此居住。如今虎豹别墅里,还矗立几座纪念碑,分别纪念虎标万金油家族的几名先人。

所以……其实这可以算得上是胡家类似墓园的地方?高大肃穆的汉白玉碑下,是色彩喧闹的各式雕塑。真的是千奇百怪,一下让人觉得好穿越……例如这位自由女神,她的背后,是释迦牟尼端坐的寺庙。

Statue of Liberty and Buddha's Temple

Statue of Liberty and Buddha’s Temple

这位不知道是印度何方神圣……

Some godness

Some godness

还有这尊我相当喜欢的白瓷观音。

White Porcelain Statue

White Porcelain Statue

雕塑一方面是包罗天下神明,另一方面,对于中国传统神话,也不遗余力的做成彩色雕塑呈现出来。

有一些,我和程先生是能辨认出来的。这方面程先生比我厉害多了,他居然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封神榜:

War of Chinese Gods

War of Chinese Gods

这一场姜子牙大战史三姑的雕塑,我觉得是最有艺术感的了。尽管色彩有点斑驳,人物造型动感十足,面目也是有唐代那种淡然的风韵的。接下来的图……算不上最恐怖的,但也是让人怪不舒服的。(恐怖的我压根就没拍)

Weird statues illustrating the Journey to the West

Weird statues illustrating the Journey to the West

谁能猜到这男主角是谁?如果你眼尖,你能看到左上角“盘丝洞”三个字,如此你才可能会想起《西游记》。假如蜘蛛精长那么丑,就算我是猪八戒也不会动心吧。

Weird statues

Weird statues

这类牛头马面的雕塑有一条街那么多。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奇异的设计。就算是聊斋里也没那么多妖怪啊。

Leering panda

Leering panda

这是我见过最诡异的熊猫。

园子里的雕塑大概分几类,第一种是宗教的,神啊佛啊的。第二种是动物的,袋鼠猫头鹰啥的。这两类我们见得多。另外一类,是叙事的,例如西游记,除了盘丝洞,还有别的几出。奇怪的是并没有选我们普遍认为最精彩的“三打白骨精”,而是像猪八戒看上人家三个女儿然后被捉弄吊在树上过一夜的那种。还有一些古代传说,也有一些现代(可能是编的吧)的警示故事,例如某某爱赌钱,天天在外面赌钱不回家,结果他儿子去喊他回家吃饭,发生交通意外被辗死。总的主旨,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因果报应这个规律,在十殿阎罗那里,是最深刻的体现。

Entrance to Hell

Entrance to Hell

图上那个小妹妹,后来和我们一起进去的。她爸爸一路走还一路讲解,做错了什么事,死了之后会有什么惩罚。

我的天,那些上刀山下油锅断臂砍头挖心挖眼什么乱七八糟的地狱极刑,在这个洞里昏暗的灯光里都是用雕塑呈现的啊。

我们都是经历无神论教育的,对于这种东西只是看看而已了。小孩子看了,她是否真的会相信?她是否会有心理阴影?

Judge in Hell

Judge in Hell

我们唯一拍下的审判场景,是这个判两人来生为白兔黑羊的故事。因为聊斋里有提到这样一个故事,一个人到了阴间,被判来世做羊,羊皮放上去之后,却发现判错了,还有点阳寿呢,就把羊皮撕下来,让他还阳了,那人醒过来之后,发现背上长了羊毛,大概是这样。我们居然在新加坡看到雕塑,实在很惊奇。

我们在尝试解读一些故事雕塑的时候,遇到一个新加坡爸爸带着两个女儿来看。他说:“这些东西现在我们都不会讲给孩子听了,我们都看不懂,你们中国人肯定懂啦,都是很古老的中国传说呢。”其实我们也有不少看不懂的……我们也在惊叹那一代的华人,能把这些民间故事传说记忆的那么清楚详细,然后执着的重新建构出来,粗鄙也好,俗气也好。可以看到的,是那一代人对于因果律的笃信,那就是他们的行事方式,做人的信条。

外国人,尤其是西方人,评价虎豹别墅为最恐怖的主题公园,我想他们是不能理解,华人文化中一种很残忍的部分。

罪人是会有报应的。罪足够大的时候,报应再怎么残酷也不过分。

Not easy to shoot a good photo

Recently I’m planning for a book about Chinese knotting bracelets.

I need to work with the editor for some sample pages.

So I have to shoot new photos.

When I think it is for a book, I want the best picture in it.

Things suddenly become so difficult!

I can put a simple photo in the online shop. I can paste a somewhat ok photo in facebook, pinterest, whatever.

I don’t care about the photos on the Internet much because I can easily change it, replace it or delete it.

The convenience of the Internet seems to change my habit. It’s good enough to have something out there. But actually we need something really GOOD ENOUGH to be there.

I want my book to be really good. I think I will meet a lot of challenges in the following days.

Chinese knot bracelet tutorial01

This bracelet tutorial is available now in my etsy shop:

https://www.etsy.com/listing/171459944/ebook-apple-of-the-eye-tutorial-to?ref=shop_home_active

含羞草开花了

touch me not

 

尽管新加坡到处都是绿树草地,我们还是在家里种了一盆植物。就是从路边挖回来的一棵含羞草。

经过大概1个多月,这棵草已经从只有一根枝条六片叶子发展到三大枝干呈张牙舞爪姿势,而终于,开了一朵小小的粉红色的花。

不知道是不是不太够地气,比起外面草地上乱长的含羞草花,颜色偏浅。一日之间,就从娇艳的粉红变成了惨白……

种含羞草的乐趣在于这不仅是一棵可爱的绿色植物,它还是一棵会动的植物。有事没事调戏一下它,它会迅速收起所有讨好的姿态,装死,然后耐心等待。

在台北故宫看到郎世宁画的一幅含羞草的画,原来乾隆皇帝还特别喜欢这个会动的草,特赐御名“知时草”。皇上赐的名字,我还是觉得大气一点。我觉得含羞草一点不羞,它缩起来,是为了露出它的刺!

流浪猫的江湖

昨夜梦中被猫叫惊醒,仔细听听,估计是那两只流浪猫在争地盘互相对峙在嚎叫。

心想,嚎一会你们该动手了,那就立马分胜负了,我就清净了。

结果它们居然一直嚎。

程先生也醒了。此时窗外风萧萧,细雨敲窗,我们俩嘀咕着这俩猫吵架真够耐心的,都下雨了还不速战速决。

我们耐着性子,躺着床上等它们决斗,忽然觉得这流浪猫仿佛想武侠小说中描述的那样,约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还细雨霏霏,相互看着,说一大堆无关痛痒的话,迟迟不动手。

程先生说:“它们究竟在吵什么啊?烦死了。”

我说:“估计是这样的——

——你给我滚出我的地盘!

——我不要……

——你快给我滚!

——我不要……

——都下雨了你还不滚!

——我不要……

——我都淋湿了!你还不给我滚!

——我不要……

——都打雷了!你还不滚!

——我不要……

程先生乐了,我们也实在听烦了。于是程先生一翻身爬起来,拿了一碗水,往窗外一泼。

俩猫尖叫一声,迅速往相反方向逃窜了。

看来这俩流浪猫要再约一个吉日决斗了,最好别约在我们家楼下。

Image

Custom bracelet for a Taichi charm

Custom bracelet for a Taichi charm

Custom bracelet for a Taichi charm

曾经想象的幸福

今天看了这篇博文《为什么幸福总是遥不可及》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51035.html

难得看到一个人在说,我不介意我的收入比身边人低,我自有自己的幸福。

刚到新加坡的时候,我也觉得新加坡人挺幸福的,有清新的空气,美丽的城市,整洁的街道,公交四通八达,随处的食阁,安全的环境,多数本地人还拥有政府补贴的宽敞住房,可谓衣食住行都相当方便。但是假如认真观察,街上的匆匆行人,有几个脸上带着自在的笑容?

当我真正投身一家新加坡本地小企业工作的时候,我开始理解那一种脸上的木然。每天八个半小时的高强度工作,让人中午吃饭都有点心不在焉。新加坡人工作很敬业,敬业到我觉得有点过分。老板丢下一大堆活,他们默默的埋头工作。老板看了一点不满意,劈头就骂,他们默默的承受然后赶紧修改。我相信自己看到的只是某家很奇葩的企业,但真正让我惊奇的是我的同事们的职场耐力,和老板不可理喻的坏脾气。假如我的同事都是客工,我可以理解这一种忍气吞声。问题是他们大部分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他们并不是没有出色的工作能力,而他们能够默默地,为了完成项目或是老板压在他们身上的任务,每天工作到凌晨,周末回公司加班,没有一分钱加班费,也没有一句赞许。

我离职的时候,两个同事拉着我说,问我为什么要走。我说,看看你们的生活状态,我是要像你们那样生活吗?我不要。她们俩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就是比我们敢说话。

对现实不满,不可以说吗?如果不可以说,不可以用行动表达你的不满吗?幸福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要选择,要取舍,要争取,又或者,要去发现。

看到大家讨论幸福,我才忽然想起我在读中学的时候,有一个关于幸福的梦想。那就是我可以住在一个房子里,窗外有树,早上起床能听见小鸟鸣唱。

现在我的梦想居然实现了!每天早上我看着窗外的绿树,鸽子掠过的影子,我都会感叹,以前一直觉得没有办法实现的幸福,在新加坡几乎是随手可得,而曾经想象的幸福,原来真实存在的时候,你却忘却了它的存在。